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身份互换】沈处在这儿乖乖的,人家马上回来哦 三

  • 沈巍赵云澜身份互换:黑袍赵云澜,沈巍特调处处长设定。

    这篇又名《快把我哥带走》

  • 剧版剧情多变(就当我是吐槽吧

  • 不喜可随意左右滑哦。

  • 前文请看主页。







夜尊其实不恨他哥。

好吧,有点恨。

就一点。

最开始吧,心里是怨的,但跟着贼酋久了,觉得贼酋随便笼络人心的计划很有实施必要,他都快把这当作人生目标了。

有了目标的人生太过充实,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而且他过得其实不差,贼酋只会洗脑传销,实践能力基本废物点心。夜尊就成了二把手,贼酋最喜欢的就是自己一顿忽悠,忽悠不了的让夜尊上。

拿到圣器的时候,夜尊商商量量地和贼酋秉烛夜谈,大概意思是咱们现在有圣器了,我们这个组织不能散着了,得出一个八字方针,十四字箴言,行动纲领什么的都得齐全。

贼酋听得整张脸皱起来,想着自己当初骗了个什么玩意儿回来。

然后他就让贤了。

不然你来吧,听着好麻烦的样子。

夜尊心里是恨铁不成钢:你一个反抗团首领,手下一堆乌合之众,连个根据地都没有,咱们整个地盘和群众装备都透露着一种“爱咋咋地”的随意气息,我很痛心啊,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重要反派的。





他刚才说什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是吗?

呸。

他的目标本来只是抢圣器,至于要不要和哥哥相认,哥哥身边这人是谁要不要认识一下这都是后话。

夜尊并不觉得自己造反这事儿和兄弟相认有什么冲突。

他顶着和赵云澜一模一样的脸对视,哥哥看上去挺激动的,抱着他的肩膀扭头就对一袭青衫的男人说:昆仑,这我弟。

那男人画儿一样的眉目跟美人灯似的晃眼,和和气气地朝他微笑示意,接着抬手就是一枪。

赵云澜:???

沈巍握着枪走过来,眼底清明得可以当镜子照:“这人我熟,刚刚才和我谈完人生,不然我会到这儿?”

沈处脑子转得很快,即使发生的事时间线异常混乱,身边的人除了特调处的一群,其他个顶个的行为逻辑都不太正常,但并不妨碍他做连线题,在一堆毛线团里理出思路:

“放心,打的腿,只是限制行动。”他说着半蹲下看夜尊:“情况危急,出手快了点,抱歉。如果你有什么不满,请记住是我伤的你,和你哥没什么关系,请不要什么帽子都往你哥头上扣好吗?”

赵云澜那边不乐意了,不是我说你干嘛啊,两个人就旁若无人地闹起来了。

这边夜尊却是默默地催动能量恢复伤口,看了沈巍一眼,又一眼,再一眼。

这才是成大事的人啊,思路清晰,行动果断——不知道他有没有兴趣大家一起造反啊,但是他好像和哥哥很熟,不过我和哥哥长得一样啊,要不要考虑换一下。

然后他就被埋了。





地星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一万年。

夜尊再次见他哥就是一万年后,赵云澜穿着海星人的衣服提着个瓶子在他跟前吨吨吨。

也是因为赵云澜刚上海星,衣服穿得骚包,连带着夜尊都以为海星审美就这样了。

他哥看起来有点神智不清,躺在地上的姿势非常妖娆,说海星的花花世界真有意思啊,一眼望过去全都是美人,而且还都挺喜欢他,这日子过得就是舒坦哈,美人姐姐美人哥哥什么的,大家天天一起蹦迪续摊,生活别提多舒畅了。时不时英个雄救个美,说不定还能登个报什么的,多长脸啊。

夜尊觉得这是亲哥,屁大点小事都还来和他叨叨,出息。

赵云澜整个人撑不住了,大字型瘫地上,看着地星暗无天光的顶空,突然抬手摸了摸还残留着酒液的唇,又沾着自己的体温贴上额头专属的那块,装作好像和万年前的温度一样,他自言自语:“我要是登报了,他能看见吗,他会来找我吗?”

夜尊难得沉默,最后只能憋出一句:“好久不见。”

他哥猛地从思绪的岩浆里站起来,瞪着石头就开始数落夜尊,说他年纪轻不懂事,中二病得治——翻来覆去几年就这么几句。

夜尊反驳说是赵云澜先不要他的。

赵云澜愣了几秒,冲上去就是一脚直踢石板,一边踢一边骂骂咧咧,随便什么人的话都信,我不要你早不要你了,还等着给那人送货上门吗?怎么这么傻还是我弟吗,你是不是被人换了你个小混蛋。

夜尊被骂得气鼓鼓的,但心里瘪下去的一块还是慢慢回弹了。

夜尊本来就不恨他哥。

但雄图霸业还是得实现的,这和哥不哥的没关系。

......但和沈巍有关系。





所以夜尊一上线,就换了身装扮颠颠地来特调处了。

他穿了身西装。

先前能量体争夺圣器的时候他不是和沈巍见过嘛,置办衣服的时候他在哥哥几年前骚包的打扮和沈处长笔挺的西装之间只犹豫了一秒。

虽然进门一开口就垮了,但他也没杀人灭口不是,只把人绑了而已。

他和沈巍一碰面,就很满意自己的审美选择。

这时两人还没正式见过,沈巍脑子再能转,也没想到这是赵云澜他弟,而且他曾经劝说过赵云澜穿西装,这一身正合他意。

沈巍笑弯了一眼无垠星尘,踏步过去搂住“赵云澜”的腰,温润的嗓音让夜尊想起晨风带过竹叶片的轻响,夜尊从前很喜欢用竹叶吹曲的,但后来公务繁忙便搁置了。

沈巍亲昵地替他整理领带的位置,抚平肩上的褶皱,定定地望向他。

夜尊不自觉回了个微笑。

沈巍的目光像地君殿上为数不多铺陈开来的炭火,灼热而明亮,他抬手抚上“赵云澜”下颌的胡渣。

夜尊视线在吸铁石似的跟沈巍游走的行径中停顿。

——又是这把枪。

沈巍的能量枪抵在他腰间,稍稍拉开点距离。

夜尊真实地疑惑了:“我有变胡子啊。”

正义凛然的沈处长皱着眉看眼前的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夜尊读不出来那是警惕混合着好笑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

沈巍表情突然柔软了一下,低低地应了句什么。夜尊瞪大眼,还没等他和沈处长说出“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让我们一起开创伟业”的诚邀宣言,赵云澜扛着刀就来了。

两人在海星上的能力势均力敌,但挡不住赵云澜垃圾话不断,夜尊只在每个攻击招式的间隙吼自己哥哥闭嘴,赵云澜呵呵以对。

被哥哥废话压制多年的夜尊总算奋起反抗了一次,对沈巍说:“他好凶啊,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沈处长用实力演绎了表面“没有你别胡说”,眼底“凑合过吧还能离咋地”。

黑袍使:我赵云澜今天要把你说哭我跟你讲。

要不是沈巍被带进了时空缝隙,赵云澜估计还能把夜尊小时候尿床的事都给铲出来。

抢了圣器瞬间转移的夜尊摸了把被赵云澜凛冽的刀锋斩断的领带,后知后觉脸上有些挂不住。

沈巍低声说的是:

“赵云澜可不会脸红......”





地君殿埋伏黑袍使成功,给人绑柱子上的时候,夜尊莫名其妙地看着摄政官抖成筛子还坚持要把一根大拇指粗的鞭子递给他。

赵云澜看起来想冲上去给老头子剃头。

夜尊不自禁离摄政官两步远:“我和他什么仇什么怨,要这般刁难,非内心阴暗之辈才不屑为之。”

摄政官点头如捣蒜。

夜尊扔了鞭子往外走:“把黑袍使手脚都钉在柱子上吧,要钉穿,挑了手脚筋以他的能力还能长出来,这样一劳永逸。”

摄政官哆嗦得头饰都要掉了。

他是实用主义者,不整那些花里胡哨的虚招子。

要让赵云澜不挡他路,要么杀了,要么囚了。既然囚,就囚彻底。

这也就导致了沈巍和郭长城救下赵云澜之后,给两人交代完,枪上了膛就往回冲。





夜尊被四圣器反噬后也没多气。

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人总得要有个目标,成了或没了都不定是什么好事。

他躺地上一口一口地哇血。

赵云澜脚伤还没长好,手倒能抬一点了,软在沈巍怀里嘴上还继续数落。

“居然选小郭——我拜托你埋棋也埋个武力值高点嘛,且不说我就算废了,一个能量球就能把他拿下,就算只有沈巍和他一对一,你以为我看上的人是省油的灯吗?西装举铁了解一下?来,小巍给他看看你漂亮的肌肉线条......”

沈巍握住他乱扑腾的手,糊了一袖子血。

夜尊艰难地回头看哥哥:“......你在乎海星人吗......你刚醒那段时间老是烦我,开口闭口皆是‘昆仑’,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真是目光短浅,半生都挂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咳,你说,咳,你还能成什么大事。”

赵云澜要不是脚伤在身,都想飞起给他一脚:“沈巍,就是我的大事。”

“你都能以侵占海星这么不靠谱的事儿为目标,我就不能以‘沈巍’为中心?他在乎,所以我在乎——你个单身狗你懂什么。”

夜尊气笑了,又呕出一口血:“我,还以为,你会想和我同归于尽。”

赵云澜又试着抬了下脚,还是疼,埋沈巍胸前直哼哼,听到这句差点鲤鱼打挺:

“老子才不和你同归于尽,你看我像是那种超脱的人吗?我俗,俗不可耐,就想拉着沈巍一辈子,我不会放开他,他也别想甩开我。”

至少,你达成目标了。

夜尊实在没力气再言语了。

摄政官和新任地君大人问怎么处理夜尊,赵云澜让先关押,被圣器反噬的夜尊连个普通人都不如,掀不起浪了。说是这么说,其实赵云澜也不知道拿这一心闹革命的弟弟怎么办。

正交代着,沈巍就离了赵云澜走过去,赵云澜吱哇乱叫手疼脚疼让沈巍回来抱着自己,沈巍没管,他细细看了满脸颓败的夜尊一会儿,伸手缓缓遮住他虚睁的双眼。

沾着赵云澜鲜血的冰锥直穿锁骨。

夜尊闷哼一声还没来得及叫,就听见沈巍冰化山雪水的声音:

“我还是不能看着他的眼睛下手......我知道你不为折磨,那么对他只是你认为的必要手段。”

沈巍的眼平静得像一口吞了人的万年古井:“——但赵云澜这个人,你不许动。”

说着,手下又使了几分力。

赵云澜怔愣地看着沈巍,突然惊醒般想冲过去抱住他,无奈脚下不便,差点从阶梯上摔下来,摄政官还没来得及扶,沈巍已经奔了回去,将人搂进怀抱。

被搂住的人急吼吼地挣开怀抱,抱住沈巍的头往肩上按,嘴里念叨着小巍小巍。

痛得神志涣散的夜尊突然低低笑出声。

要论狠,还是你狠。

要说像.....还是你像。










*出自《SCI谜案集》

评论(61)

热度(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