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身份互换】沈处在这儿乖乖的,人家马上回来哦 一

  • 沈巍赵云澜身份互换:黑袍赵云澜,沈处设定。

  • 不喜可随便左右滑哦。

  • 题外话,我催个文啊。

    一直视奸我的基友(就是你,我名字里那位)您说想污另一部剧的老干部说了半个月了,您是不是身体不行,虽然我们都喜欢大海,但希望您能和我一样尽量网上冲浪,而不是天天奔外边浪,为tag奉献为cp产粮可懂伐?


废话一句,好像这文名没cue到,是反的“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哦”

好像没表达出来(捂胸口



ok.




1、

郭长城到了特调处唯一的慰藉,应该就是温润端方的沈处了。

沈巍确认了郭长城的身份,客客气气地把人请到了处里,在每一位非人类兴致勃勃准备吓人的时候,宠溺地捏了捏大庆的后颈肉,拍拍飘过来的汪徵的肩,看见祝红拖着蛇尾巴滑行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只轻轻弯下腰替她整理了一下被蛇鳞刮住皱了的裙摆。

祝红板着个脸看他,嘴角却忍不住上扬,愉悦得蛇信子都要滋出来了。

一会子功夫,郭长城安安稳稳地坐进沙发,手上是沈巍让老李泡的茶水。

沈处长坐对面推了推眼镜,笑得眉眼弯弯。

不知道为什么,孩子突然热泪盈眶。



2、

赵云澜作为龙城大学的生物教授,有点不务正业。

他最喜欢的应该就是课堂上和学生讲一些鬼怪异事,系主任一质疑,他就说是鼓励学生积极探索生物多样性。

最喜欢的就是鼓吹“物种不是问题,性别不是距离”的大无畏恋爱观。

导致课堂场场爆满。

赵云澜一看人乌漆麻黑一堆堆的,哑了火,觉得心累。

想想反手就开了WIFI热点联网,在教室电脑上搜索起来:

“来来来,咱投个票啊,你们是想看《水形物语》、《暮光之城》、《人鬼情未了》还是《新白娘子传奇》?”



3、

去龙城大学查案的时候,郭长城非常积极,主动要求爬窗。

沈巍皱眉觉得有些胡闹,正要去拦,大庆缩在沈巍怀抱里,悠哉悠哉地伸出个爪子把沈巍的手捞回来搁自个儿头上,一边说着让孩子多锻炼,一边咕哝着这边,沈巍这边重点儿——整只猫舒服成一摊肥肉。

祝红(即使被劝过多次却依然选择紧跟着自家沈处出外勤的美女蛇,今天依旧保护欲爆棚)在一边抄着手看,心里暗暗计算自个儿原型多少斤,衡量着沈处的臂力。

郭长城不负众望地摔了,沈巍心一紧就想冲到窗边救人,大庆不满地喵吼,身子一腾空就开始乱扑腾,抓破沈巍的西装作为缓冲,最后艰难完成空中转体落了地,肥肉彷佛都要被甩出去几两。

“哟,小兄弟,失恋了,想不开啊?”

沈巍眼看着郭长城被不知道被哪儿窜出来的男人接住,不自觉全身放松,正准备出声,就听男人玩味的声儿晃晃悠悠飘上二楼:

“就算想不开,你也别往这儿跳啊,你看我们大学这一草一木天天被这群小兔崽子踩来踩去,长得多不容易,你好意思压人家吗?而且你要跳成了,这一块儿房价都得跌,有点责任心,你知道龙城大学周边有多少人买了学区房吗,别害人房主啊......”

郭长城被男人叭叭叭忽悠得差点哭着说对不起,还好被沈处拉回理智:

“这位...先生,多谢搭救。”

男人抬头向上望,瞧见窗边的沈巍时,眼底一下破开了什么东西,沉淀万年都快发霉的念想溢出,携带着情绪汹涌袭来,既想把眼前的人淹没包裹,又想把他囚了,拽入深海。

沈巍恍然被浪花打了一头,在男人的眼神里混身变得湿漉漉的,男人却一点不避讳只盯死了沈巍,咧嘴一笑:“没事,要谢您下来当面谢个呗?”



4、

克制。

呵,不存在的。



5、

“......赵云澜。好名字啊。”

“嗯呢,那是。”

“......”

沈巍尝试着抽出被握住的手,未果。

赵云澜没了刚才的漫不经心,眼底晦暗不明,看得出在想事儿。

窝在沈巍脚边的大庆都要不耐烦的伸爪子刨地的时候,赵云澜松手了,面色沉沉,礼貌地说了句,您忙。

沈巍按了按掌心的温度,点头,转身离开。

他感觉得到赵云澜的视线勾连着他的四肢百骸,脚下柔软黏乎的,好像自己每一步都是走在身后人的血肉之上。

明明是走在我心尖上——后来当事人如是骚道。

“沈处长”沈巍被叫得一停,回头看他。

男人叼着根棒棒糖,表情放肆得很,好像想通了什么,又像是扔掉了什么,开开心心地瞅着沈巍:

“那什么,您缺对象吗,教过大学生的那种?”

???

祝红被激得毒牙差点给崩出来。



6、

明明他是官,对方是“贼”。

但看到那人乖巧地举着双手回转身来的瞬间,沈巍想旷工。

赵云澜不慌不忙地瞧着沈巍,用口型说着:束手就擒。

带回处里审问的时候,赵云澜双脚自顾自地就往桌上放,祝红恨不得一尾巴给他扇墙上去,拿本子把他腿拍直了。

赵云澜被这么一拍,好像经受了什么奇耻大辱,直瞪眼:“我可是守法公民哎。”

就在众人都以为他要搬出什么法律条规控诉执法不当的时候,那人委委屈屈地冲着外面嚷了一句:“沈巍,你管不管?”

尾音穿过玻璃都还拐了三个弯,沈巍侧过脸取下眼镜捂脸。

之后一对多,赵云澜怼人怼得不亦乐乎,不过每次把人怼走前都像是老鸨揽客一样的固定句式:哎让你们沈处来下呗。

后来沈巍来了,椅子搬得离审讯对象半米远,秉公办理,苦口婆心。

赵云澜听着突然正襟危坐,腰立得笔直,态度诚恳。

“沈处长。”

沈巍不禁向前倾身。

众人暗叹国将不国,还是只能和犯罪分子谈条件,屏息凝神听“犯罪分子”招供。

拟.犯罪分子深情款款:“沈处知道我在追你吗?给个回应呗。”

本来只有郭、庆、红三人知道的事儿,一下在整个特调处炸开。

沈巍冷着脸一审讯本狠狠砸上赵云澜顺着桌面摸过来的手,恶声恶气地说:“放人!”



7、

沈处长为官后,不说沾酒既醉,但也绝对算不上能喝。

和领导吃完饭被蹲点的赵云澜拉住带走,坐出租车的时候,赵云澜一个劲把醉酒的人往自己肩膀上按,还对通过后视镜狐疑地观察后座情况的司机说:“我这对象真不让人省心。”

沈巍喝醉了不耍酒疯,就有点迷糊,赵云澜把人整理好弄上床,坐边上看了一会,自个儿也蹿床上被窝里猫着。

他捧着沈巍泛红的脸,眼对着眼,鼻子贴着鼻子的,引诱着问:“沈巍,我谁啊?”

“......赵,云澜......”

“云什么?”

“......云澜。”

“哎。”骗了个称呼的赵云澜一口亲了过去,故意亲得响亮无比,其实只是亲在自己的手上。

沈巍的眼底游着一尾人鱼,牵引着水手前往海心的礁石。

水手不满足,问:“云澜是个什么样的人?”

沈巍咬着牙不说。

赵云澜就扯他的脸。

把手下好看的面容揉搓得不成样子,沈巍眼底的人鱼都给气跑了钻海里去,一鱼尾巴扇下来溅始作俑者一身水。

沈巍吃痛:“赵云澜!”

嗯?

赵云澜凑过去,眼睛亮亮的,嘴里嘟囔着认出来了啊。

沈巍半睁着眼,也不知是梦是醒,他像是在视线里努力抓住赵云澜,抬手握住捧着自己脸的手,拉下,但却没放开。

他浅浅呼吸着,像一声叹息:

嗯,认出来了......大人。

早就认出来了。

赵云澜沉默了半晌,突然换上黑袍使的装扮,言语里却没了黑袍使平常的狂傲孤冷,他反手抓住沈巍的手:“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沈巍由着他抓,目光细细舔舐过黑袍使装扮下的赵云澜的眸:“就那次——我还不至于认不出刚刚偷亲过我的人。”

赵云澜逼过去,黑绸笼了沈巍一身:“我没偷亲,我正大光明——那次你没醉?”

这下赵云澜来劲儿了:“沈巍你是不是根本不会醉,都是装的?”

沈巍脸有点红:“没有,我真的不擅长——”

“那你一定记得我脱你衣服那一次。”

“什么?”

“或者你咬我脖子那次呢?”

“!?”

“还有我蹲下——”

“赵云澜你胡说什么!”



8、

赵云澜掉马掉得整个特调处都知道了。

沈巍没那么八卦。

是赵云澜自己脱的马甲。

他笑眯眯地对祝红说:没错哦,小妹妹,你是在和黑袍使抢男人。

敲你——

祝红的求生欲使她没有亮牙齿。

但众人没想到的是,在人前主动的往往是自家沈处。

沈巍要和赵云澜去地星的时候,赵云澜正处于狂怒状态,他周围的黑能量狂暴得彷佛都快拧成一股绳鞭啪啪抽在摄政股官身上,沈巍还能稳稳当当地往上凑,要求去地星。赵云澜这边气场全开震慑着摄政官,那厢眼珠子都没转一下,只抛给沈巍一句:你想都不要想。

摄政官心里苦,求着沈令主可别还嘴了,黑袍使把他不听话的怒气全撒自己身上了。

沈巍倒是没还嘴,他不管不顾赵云澜身遭的黑能量,揽过男人的腰往边上带,然后抱进怀里,伸手抚摸他僵直的脊背像在捋柳枝上的絮,姿态温柔得枝条都快渗出水来。在黑袍使耳边细细说着什么,最后一个吻安抚地落在男人的太阳穴上。

赵云澜抓着沈巍的衣服不放,摄政官看得目瞪口呆。

刚从门缝里艰难地挤出一个猫头的大庆也目瞪口呆,因为沈巍顺毛的动作太过眼熟,大庆顿觉猫生不直的,感到无望内心空虚。



9、

祝红觉得赵云澜有毛病。

沈巍失明的时候,赵云澜急得跟只炸了鬃毛的狮子似的,也不知说了什么,把人那所谓妙手回春的神医给揍了一顿,淋着雨直接提溜到处里,就差拿把枪抵着头威逼:给我医。

虽然后来还是继续失明吧。

不过这不是救回来了嘛?

祝红进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又撞见沈巍坐办公椅上,赵云澜坐沈巍腿上,两个人衣衫有些不整,这个“不整”主要是体现在沈巍的领带跑到了他的眼睛上。

听到开门声的沈巍急得要去薅遮眼上的领带,赵云澜硬是按住了不让碰,对着祝红皮笑肉不笑:“小红啊,有什么事儿,说呗。”

没事。

有事也没事。

祝红踩着恨天高噔噔噔走了。

看得见了又非要遮人眼睛,赵云澜你有毛病。

“......你没锁门?”

“故意的。”

“......你有毛病吗?”

“心病。”



10、

沈巍真情实感觉得赵云澜有病是半夜起床,看见他在厨房瞎鼓捣。

他以为他饿了。

结果赵云澜笑问一句醒了啊,拿着把水果刀就过来了。

沈巍莫名有些紧张。

果然赵云澜说得跟切土豆一样在手腕上比划怎么割腕,又和沈巍科普了一通操作原理,最后就递过去让沈巍看着下手。

沈巍看进他无波无澜的眼底,下颌微动,抬手就要掀开刀刃,被赵云澜反手制住。

“.......为什么让我来?”

赵云澜做了个鬼脸:“必须得你来,你欠我的啊。”

沈巍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赵云澜老是喜欢说是沈巍先招惹的他,怪不得他紧追不放,可自己始终想不到,怎么就招惹了这尊神。

“我要让你知道,你欠我的,只能用你自己来还,别的抵不了。”

赵云澜说得那么理所当然,他一句反驳都说不出口。

......有病。

沈巍恼了,他用了八分力挣脱,一边使劲,一边吼着赵云澜你给我出去,滚出去。

可赵云澜只用了一句话就让他丢盔弃甲:

“小巍,我怕疼。”

沈巍眼周肌肤被熏蒸过似的红,赵云澜朝他笑,眼里是烟雨河川腾起的水雾,两个大男人看对方的模样都是雾蒙蒙的。

他吻上去。

沈巍吻着赵云澜的唇,极尽深情,他知道赵云澜喜欢什么,舌尖绽的是盛开的蕊,胶着湿滑的根茎缠缠绕绕就成了想要攀高枝儿的菟丝花。

赵云澜没撒谎,他确实怕疼。沈巍割开他手腕的时候,他闷哼了一声,被人吞咽了进去,那人咬着他的疼,却又不舍得使力,只轻轻一碾——

一吻结束,他睁开眼的时候,沈巍脸上带着的埋怨与情欲交织成了一副绢画,好看得赵云澜想把自己也缝进去,他抚着沈巍的五官喃喃:

“值得,太值了。”



11、

夜尊变成赵云澜的样子到特调处说的第一句话就垮了。

“沈处长在哪儿?”

一个天天“小巍\巍巍\宝贝儿\我的心肝\老婆\媳妇”挂嘴边上,并致力于让沈处叫自己“云澜\小云澜\澜澜\老公”的深井冰。

会突然正常吗?

夜尊可能拿的是Guang Dian的剧本。



12、

见着万年前的赵云澜,跟个小兽似的,莽撞,清透,少年意气。

沈巍太喜欢这样的赵云澜了。

不过他不好意思老盯着少年看,只能坐在崖边冒出一句:今晚月色真美。

少年黑袍使一挑眉,扒了脸上的面具凑恩人跟前:“有我好看吗?”

“......”

沈巍忍俊不禁,伸手摸着少年光洁的下颌:“不带刺的小玫瑰最好看。”

少年没懂,只看着恩人好看的眉眼,好像有光。

沈巍知少年志向,他宽慰着未来的爱人,说到深处肺腑之言,覆在少年毛绒绒的眼神下,他一时有些情动,将手上的面具遮盖在黑袍使的脸上,亲吻在面具的额头上。

少年一下瞪圆了眼睛。

沈巍有些尴尬,正想着怎么圆过去,却被少年握住撤退的手腕。

“你哄小孩呢?”

不然呢?

沈巍又差点被逗笑,少年执拗的目光顺着沈巍的脸颊蜿蜒而下,最后栖在沈巍的唇上。

然后大庆戳破了泡泡。

少年看着想去撸光他的猫毛,到底也只能恶狠狠地说一句:记住,你欠我的!

......哦,欠这儿了啊。



13、

赵云澜有天心血来潮问沈巍: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

“说啊。”

“......大概是,躲着,瞒着,忍着——”

“最后还偷着死是吧?”

“......”

“你又这么看我,又这么看,再看我亲死你我跟你说——不过我要是你,我估计也没法自个儿活。”

“......云澜......”

“嗨——那得是好大一个‘如果’啊。”














 未完

(万一以后又有脑洞了呢


看到评论谈到赵云澜弟弟,其实我真的一开始想的是那种一本正经,一心开创雄图霸业,看到沈令主还会恭恭敬敬作揖喊一声“嫂夫人好”的人设哎——就跟他哥这样的妖艳浪子(这句删了)完全相反嘛。










评论(112)

热度(2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