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TSN/ME]Dirty Paws 脏兮兮的爪子 11

11



马克并没有一个人拜访阿里尔。

他打了电话,简单问候几句,阿里尔询问女巫的事,马克告诉他自己掌握的信息。

马克听到电话那头阿里尔小声哄着侄子的声音,那让他想起凯伦。

“我们是找不到她的,马克。”阿里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想要定位她,或者说联系她,我们得找个灵媒。还不是随便哪个灵媒,得是和她有私交的那种。”

马克听出话风,顺势询问姐姐口中的灵媒。

阿里尔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疑惑又比较古怪。

“……萨维林先生通过爸爸妈妈联系过我了,从我这儿得到了灵媒的位置,我以为是你让他问的?”




当爱德华多再次出现在马克面前的时候,将近月圆。

马克眯眼,尽量控制自己不带针对性地说出“哦,我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回来”类似的嘲讽。

达斯汀和克里斯的眼睛快瞪出来了。

爱德华多整了整头发,犹豫地打了声招呼:“嗨?”

嗨?

嗨?!

达斯汀甩头就冲过去扒拉住爱德华多的肩膀使劲摇:“华多,她是谁?什么时候的事?秘密结婚?还是未婚先育?不对,孩子都这么大了,你是在大学就已经有她了吗?!”

克里斯再次瞪眼,他拉开处于癫狂状态的达斯汀:“认真的,莫斯科维茨?虽然我也觉得惊讶,但我们的点真的,完全不同。”

西装革履的爱德华多左手牵着一个小女孩,棕发蓝眼,猫一样的眼睛瞅着四周,时不时望几眼站立的另外几位大人,毫不掩饰的眼神像猫爪子扯着小伙子们的裤脚蹿上去,攀爬过他们的全身。

然后她还穿着一身《美女与野兽》里贝儿的漂亮裙子。

克里斯秉承着“别吓到孩子”的理念,管理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微微俯下身凑近小姑娘决定以一个友好的问候开场:“嗨,小美人,你好啊。”

穿着繁复的明黄色小裙子的女孩盯着他半晌,回以微笑:“你也好啊,小美人。”

爱德华多有气无力的声音充当旁白:“伙计们,这是阿尔特米斯,一位灵媒。”

灵媒小姑娘的微笑中透着和善。

在达斯汀和克里斯诡异到不行的沉默中,只有马克没有起伏的语调突出重围:

“‘月神’,呵呵。怎么不叫‘雅典娜’?”

“那是我上一个艺名,”女孩奶声奶气地说:“我准备下一个用‘维纳斯’。”




月圆之夜的标配再次齐聚马克家。

唯一不同的是,马克和爱德华多从头到尾都刻意地避免与对方眼神接触或者交谈,以及坐在沙发上翻阅一本比自己脑袋还大的时尚杂志的灵媒小姑娘。

克里斯看着面瘫着把乌头草当扭扭糖啃的马克,还有双手插兜站在落地窗边陷入沉思的爱德华多,他觉得这发展和说好的不一样。

达斯汀拿出第一次打量狼人的眼神对小姑娘释放关怀视线。

“你多大了?”

翻页。

“我猜你不是看上去的六七岁,就是已经几十上百了。”

停住,仔细地浏览。

“你会诅咒吗?”

再翻页。

“你能看到鬼魂吗?”

凑近看某一页上的图片。

“那你……”

小女孩举起杂志贴到达斯汀的脸上:“给我买这个包包!”

达斯汀扒拉下杂志,瞪眼:“凭什么?”他严肃地用眼神谴责小灵媒:“除非你给我预言一下。”

小灵媒盯着他许久,让人毛骨悚然的专注,她用着小孩子的气音说话:“我预言你在不久的将来,头部会受到重击。”

达斯汀一愣:“什么时候?”

“现在。”

小灵媒举起厚厚的时尚杂志狠狠地砸了一下达斯汀的头。

在一片达斯汀的鬼哭狼嚎中,小灵媒跳下沙发走向爱德华多,她伸出小胖手扯了扯爱德华多的西装裤:“多多,还要多久?那边的狼人再不转变,都要到我的睡觉时间啦,我们下次再召唤女巫姐姐不行吗?”

爱德华多回过神,抱起小灵媒轻声哄着。

马克看了这边一眼,大半边脸隐在阴影中。




狼有些好奇地用脚掌扒拉了几下地上的线条。

被勤勤垦垦在地上画阵的小灵媒看到,上去就是一脚,踢开狼爪。

狼收起脚掌。

爱德华多招呼狼过去,拿出餐盒里的肉喂食。

“虽然阿尔特米斯说了最好不要有局外人参与进来,”爱德华多看着在空地上忙活个不停的小灵媒:“但我还是挺心疼达斯汀错过这个召唤仪式的。”

小灵媒停下动作,从已经被泥土弄得脏兮兮的黄裙子下捞出一把满是污垢的银壶,(爱德华多眉头一跳,并不准备开口询问。)她往画好的法阵的线条沟壑中倒入不知名的液体。

小灵媒指着阵心:“坏狼,进去。”

狼奇怪地看她一眼,还是走了进去,站在中心。

银壶中的液体取之不尽似的流出,像血液在血管中肆意流淌,缓慢地填满整个巨大的符号。

画面很诡异,当液体沿着沟壑从四面八方汇来在阵心相遇融合时,仅仅只冒了个小泡。

风吹,草动。

没有奇迹出现。

小灵媒一脸严肃。

狼喷了个鼻息,无语抬脚就想出阵。

它猛地收回脚掌,吃痛低吼。

沉寂的液体开始发光,流动,如岩浆一般咆哮滚烫。阵心的地面开始波动,仿佛踩在海绵垫上,黑色藤蔓破土而出,在一片涌动的岩浆中吸取力量越发茂盛,触手般游动缠裹,一层一层爬满狼的身体,绑住压下,束缚着狼人几乎将它拖入地底。

狼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反抗。

它望向阵外的爱德华多。

小灵媒右手滑过左手手背,双手错开的瞬间,手心便多了一把陈旧的匕首,刀柄是被镌刻了奇怪符纹的贝母材质铸造的,刀身是纯银。

她一蹦一跳地走近爱德华多,将匕首塞进他手里,回过头看着阵心的狼人笑得如同一只偷腥的暹罗猫,猫眼漫上一层绿雾。

“现在还能钉穿我的锁骨吗,扎克伯格先生?”

爱德华多握着匕首走入阵内。








评论(2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