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TSN/ME]Dirty Paws 脏兮兮的爪子 05

好的同志们,狼人本性到底如何呢🤷🏻‍♂️

别信,我编的

推荐同好POI同人《异客之城》太有意思了👏




05

达斯汀告诉马克,他觉得华多喜欢马克。

马克分给他自己的注意力。

“那个马克,不是人的那个。”达斯汀比划着。

马克挑眉:“你说谁不是人。”

“反正你知道我的意思。”

马克不再管他。

达斯汀自言自语:“华多肯定喜欢狼马克甚过你本人。”

“我们是一体的,我就是它。”

“可华多都不在你转化以外的时间回来!”

“那是因为我们是成年人,我们有自己的工作。”

“华多就喜欢抱着狼马克睡觉!”

“那是我抱着他!”

“……你有话好好说,不要捶桌子……键盘坏了好处理,桌子坏了我怎么解释……”




克里斯告诉马克,一针见血的那种:

如果马克有狼形态一半的对爱德华多不要脸的缠劲,这些都不是问题。

CEO点点头,觉得有理有据,他抓住关键词,重点提问:

“你说谁不要脸?”

“谁不是人我说谁。”

“你不想干了是吧?”

“老板,我还没签保密协议呢。”

马克抬起头,瞥着他。

克里斯叹口气:“我问过你的父母,关于……狼形态的你对艾迪的执着。”

马克不为所动。

“你知道你的狼把他当作伴侣吗?”

马克挣扎了一下:“……现在知道了。”

“别装,马克。”克里斯微微扬起下巴,这是他要“好好谈谈”的姿态,但随后他又放松下来,像是累极了一样按压鼻梁:“别跟我装。”

他当然知道。

马克从转变后就发现了自己的变化。

在没有爱德华多的时候,他很正常,一如即往。但如果在网上见到爱德华多的消息,网站上的照片,甚至一个问候的语音信息——他体内的狼就像苏醒了一般,在他血管中奔跑,咆哮。

我的。我的。我的。

我的。

而在狼形态的他见到爱德华多时,他甚至以为自己会控制不住将他吞吃入腹。但实际上它却是小心翼翼地蹭弄,努力理解这个人类的指令,像是恶龙用尾翼圈住自己的宝藏。

这种珍惜与狂暴的撕裂感让他觉得很不适应。

他询问父母。

凯伦和父亲商量片刻,用一句话开头:

你知道伴侣吗?

马克回道:婚姻那种?

母亲笑了:不,不,马克。这种可没有离婚协议。

狼人和人类不同。

人类的择偶标准关乎性别,外貌,气质,性格,长时间的相处体验等等。

而狼人选择伴侣,至今没有它的固定标准,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原始的冲动:是圆月时的嚎叫,是踩烂附子草的畅快,是进食时的满足,是咬碎敌人头骨的酣畅。

有时候,狼人都要靠身体里的狼为他指明方向。因为人类的世界太过复杂,太过庞大,伴侣如此特别,又如此渺小,一不小心,就错过了。

狼人天性好战,它们进攻性强,但面对伴侣,它们几乎没有自保的能力。

因为它们倾其所有。

它们的忠贞简直是个诅咒,它永远不会背叛伴侣,即使是伴侣选择离弃。

可与此同时,它们也要求绝对的,完全的回应。

“马克,我们都知道你是个控制狂,但是说真的,跟狼人的占有欲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克里斯想起什么,低声说道:“如果那时候你就觉醒了血统……”

“那伴侣也不一定是华多。”马克回答。

他清楚知道,如果没有变故,没有爱德华多的离开,没有一个人的冷静,没有思考,没有回忆。

没有这一切的沉淀,他大概不会认定一个伴侣。

“所以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爱德华多?”克里斯问出自己的目的:“或者说,你什么时候告诉艾迪,他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

“我不会伤害华多。”

“是。”克里斯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会为他清出一片满是骸骨的净土。”

马克受不了他表述地皱眉撇头。

“这么说吧马克”克里斯摊手:“我不觉得你上次跑出来是为了和我们打招呼,艾迪看你都是自带滤镜的,你对我和达斯汀虎视眈眈的样子我还记得。”

“……你的狼对我们虎视眈眈。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马克无意识地用手指磨擦着桌面。

听到意料之中的刺耳刮擦声。

克里斯咳嗽一声,侧身挡住马克手指的位置:“马克,指甲。”

马克皱眉,收回手揣进兜里。

“……这样没用,马克。避开爱德华多的信息和减少不必要接触是没用的。给它想要的,不然它迟早撕了你。”克里斯手指点了点桌面上的刮痕:“你现在已经不只在月圆有转变的危险了,狼人的追逐伴侣的天性已经触发了你的战斗本能,你强压是压不住的——告诉艾迪,他会帮你。”

马克拿冰洋里浮出金沙碎片的瞳孔看他。

“……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知道。”

“……人设就这样,真是不好意思啊。”








(马总再不出击,放任狼瞎闹腾的话……我控几不住我记几了😒

花朵确实自带滤镜看马总,不管是人形的他还是狼形的他,所以在文前半部分那么轻喜剧风,因为那是花朵的视角,马克狼人事件无害又有趣。

而后半部分就是马总视角和周围人的看法,真的,和花朵不一样。

评论(43)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