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TSN/ME]Dirty Paws 脏兮兮的爪子 04

四章回到现在时,接01剧情。

01 02 03



04

这个月的月圆之夜如期而至。

达斯汀筛选了游戏室里的游戏,选出几部准备拿到马克家,他甚至准备了爆米花和啤酒。

达斯汀异常兴奋。

马克看了他一眼:“你不怕我弄死你吗?”

达斯汀清点着自己的装备,挥手:“不会的,上次我们都安全地在你家度过一晚……好吧,半晚。上半夜我一直在找那颗穿过你身体的子弹。”

忽略后半句。

马克盯着他回应:“我是说现在。”

达斯汀举着背包挡在面前问现在是谁在说话,狼马克还是人马克。

马克朝他笑了一下。

达斯汀慢慢放下背包,望了望透明玻璃外的员工们,回过头小声问:“你还好吗,马克?”

马克感觉不好。

事实是,每月这个时候,一整天他都很不好受。

他感觉浑身发烫,会努力克制自己的力气避免和上次一样捏坏自己最喜欢的马克杯,他尽量避免与人过多交谈,他变得易怒,很容易陷入沉默,在抬眼的刹那疯狂地想要撕碎些什么。

因为他的指甲开始变得锋利。

转变一般都是从指甲开始,然后是眼睛,牙齿,再是五官和毛发同时。

转变的时长不定,有时候可能只是昏睡过去再醒来。

但在他有意识的时候,他很疼。

不是食用附子草那种内里的疼痛,而是骨骼错位的钝痛和粗硬的毛发顶出毛囊,占领皮肤的,遍布全身的刺痛感。

好像一夜之间长了三十厘米。

爱德华多陪着他的时候,每一次,每一次他都想引起他的注意,想让他碰一下自己。

这太疼了。

但是每次转变时,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他的意识触角也缩进壳子里,他通过狼的眼睛望出去,但又不是他的身体,所以他想要表达的欲望,就转变成了本能的动作。

蹭一下,或者舔舐。

他想得出神,达斯汀叫了好几声,他才发现自己把键盘弄坏了。

与此同时,克里斯跑了进来。

“航班延误了,艾迪大概要迟到三个小时。”

键盘裂成了两半。

马克像是被自己吓了一跳,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克里斯按照爱德华多电话里的指示,换上更粗的银链子把马克捆绑在阁楼上,并反锁好阁楼的顶门。

达斯汀提出要不要为马克准备好食物和水,被克里斯否决了。

“不是艾迪喂他的……或者说它,不吃。”

两人下楼,达斯汀抹了把脸喃喃道:这可比游戏刺激多了。

克里斯看了他一眼,摇头,说他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马克第一次转化的时候,差点咬断一个女人的脖子——如果不是爱德华多扑上去挡住的话。

“可我们是他的朋友……”

“你会和狼交朋友吗,达斯汀?”克里斯抓住自己的理智,努力使自己的语调平稳:“狼知道你是它朋友吗?”

你不能因为它驯服于一人,就忘了它的本性。

“……而且你没看出马克今天心情很不好吗?”

然后两个人开始对吹酒瓶。

达斯汀边喝啤酒边感慨万千: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会死在马克手里,但没想到是被咬死的。

克里斯沉默是金,实在没心情搭话。

随后他们就听见了第一声狼嚎。

“……幸亏这房子隔音效果好。”达斯汀发愣,他看向克里斯:“华多一般怎么堵住它嘴的。”

“让它小点儿声。”

“……”

日吗不是狼吗。

这么听劝?!

爪子抓挠木材的声音刺耳得让人牙酸,克里斯看了看表,眼睛又盯向楼上,仔细听上面的动静。

良久的沉默。

他们听见静默中低低的呜声。

马克,他——

达斯汀涌口型说着。

克里斯摇头,手指竖在嘴前,同时又点了点头。

——它找不到爱德华多。

又是一声嚎叫。

却相比前一次低沉,喑哑,带着濒临疯狂的绝望。

……天啊,这个时候谁敢上去。

他们从彼此眼中读出。

以后还想来吗?

克里斯作着口型。

接着是躁动声,锁链晃动声,还有木头蹭动的刺耳声。

“克里斯,我要告诉你。”达斯汀居然异常冷静:“在游戏里,锁链基本都是不管用的。”

回答正确。

银链断了。

达斯汀听见阁楼上的脚步声,闷响,转悠着,像在寻找最佳出口。

克里斯深吸一口气,跑到冰箱里拿出几块碎肉,递给达斯汀一些。

“……这个时候拿食物贿赂是不是晚了点儿,克里斯托弗?”

“这里面混了附子草,”克里斯说:“马克告诉我这可以制止它,到时候它张口就直接往嘴里塞,三分之二机率会倒地。”

“这么有效?”

克里斯深深看了他一眼:“马克也说,这会让他非常痛苦,希望我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这么对它。”

达斯汀手开始发抖了。

狼找到了出口,它开始刨门。

克里斯拉着达斯汀躲在楼梯下。

它开始用吻部顶撞。

两人都深呼吸。

顶门发出难听的碎裂声。

一下,两下,三下……

门开了。



爱德华多冲了进来,喊了一声马克。

撞门声停止了。

克里斯手里的肉块掉在地上,达斯汀扑过去抱住爱德华多不撒手。

随即又是蛮横的撞击声。

爱德华多不得不推开好友,他跑上阁楼,气还没喘匀,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开锁。

“马克,嗨,我来了。是我,华多。我来了,乖孩子。”

他缓缓打开快要殉职的顶门。

达汀和克里斯就这么看着爱德华多被拖进了阁楼。

沉默。

达斯汀夸张的吸了吸鼻子,吓得脸都扭曲了,他扯着克里斯的衣领崩溃,还不能大声叫喊:

“这 太 他 妈 像 恐 怖 游 戏 里 的 情 节 了! ! !”

克里斯抹去额头上的汗,双手插腰关注着阁楼上的动静。

达斯汀紧张得咬指甲,他不理解:“上次,上次它看上去就没这么危险,也没有这么不可理喻。”

“那得看情况了,”克里斯手背擦过鼻尖,看着达斯汀:“你那时候尝试过接近爱德华多吗?”




爱德华多自打被叼进阁楼,他就熟练地不停撸毛亲吻大型动物。

惯例应该是野兽发泄地一通吼,然后开始磨磨蹭蹭。

但这次不同。

野兽把他压在身下,头靠在他的胸膛,一动也不动。

爱德华多仰面躺着,手上安抚的动作放慢,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野兽把耳朵竖起来,靠近他的胸膛,发出一声高一声低的呜咽。

爱德华多这才发现,它在听他的心跳声。

哦,马克。

“没事,我来了,我在这儿。我为你而来。我为你而来。”

野兽有了动作,它滚到一边侧躺着,用爪子把爱德华多捞到怀里。狼形态的马克体型较大,刚刚好将爱德华多圈住,前肢环住他的肩,后肢也攀着人类的小腿。

这几乎算得上是一个拥抱了。

是野兽这段时间来最像人类的举动。

这是个好兆头,不是吗?

爱德华多想,他是喜欢这个马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头狼喜欢他。

非常喜欢他。

根本不用猜测,也不用询问,它是那么地喜欢他,喜欢到咬着自己的绳子送到他手上。

经历了这么多,这份直白的喜欢,太难得了。

爱德华多不敢再轻易付出感情,但他可以选择接受。

他想着,蹭了蹭身上的野兽,狼回蹭,然后一点一点舔舐爱德华多的头发。

有点儿像,舔毛?

“马克,不,我头发上有发胶,你别——嗯算了,等会儿你得放我去洗头。”他借着晦暗不明的光看见狼毛上的木屑和灰尘:“——或者一起。”

狼继续认认真真地舔着怀里的人类。









(人Mark:来,话筒给你,你来讲

后面的章节应该没有前文超链接了,辛苦想看的宝贝们动下爪爪[躺平]

评论(35)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