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TSN/ME】FACE DOG?! (我发现我的前公司成员都变狗了


看过《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有一章是飞禽走兽,女孩会把身边人看成动物,各种动物,我们就不动物了,就单当成狗狗吧(猫我也喜欢但感觉公司猴子们不太像猫主子啊😂
然后妹子 @腿短的痛苦 给的灵感💁🏻❤️


点开视频是无意的。
Eduardo在休息时下意识点开一则关于Facebook CEO公开演讲的消息,他滑动鼠标看着长篇大论,不太耐烦,直接点开了演讲的现场视频。
他看了二十秒,冷静地快进四五次,然后拉进度条拉到底,听着视频中卷毛CEO那仿佛电脑合成的声音,语速相对机器人正常地在耳边响个不停。
Eduardo滚动页面又去看消息开头,那是一家非常正经的新闻机构。
他想了想,还是把网址发给了Chris.
“只是觉得你需要知道一下。”
Chris当天晚上才回复:
“嗨!Eduardo!真高兴你和我联系,我也想你。还有知道什么?你看到Mark的演讲了,怎么样?”
刚刚躺上床的Eduardo看到回信,皱眉,回复。
“这个玩笑会不会开得太过了,你难道不需要做点什么吗?”
这次Chris回得很快。
“什么?什么玩笑?Eddy,你是觉得他的演讲冒犯了你吗?可这稿子是我执笔的,我不觉得……我不太明白Eddy,演讲中并没有提及你。抱歉,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Eduardo表情古怪地瞪着屏幕,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被当成了玻璃心的小公主,嘿,我还没说什么呢——不,这都不是重点,Chris看到这个视频都没有反应的吗?认真的?
他转了转眼睛,可能是某种营销宣传的方式?病毒视频?
就在他胡思乱想,自问自答时,Chris却发来了视频邀请。
哦,哦。好吧。
他接受了。
“呃……Chris,Hi.我想解释下我没有觉得被冒犯的意思,我只是以为这样的恶搞视频有些过分,我不知道那是你们——HOLY SHI——”
Eduardo差点把电脑从腿上摔下去。
他一句“什么情况你养了一只狗你为什么让它趴在电脑上OMG你还给它戴了你的眼镜它穿的是丝绸睡衣吗”就要砸到网路对面的金发公关脸上去。
然而第一个字还没溜出喉咙,就被电脑中传出关心的问候打回。
“Eddy,怎么回事?你看上去像是被人打了一拳,还是打的脸。你还好吗?什么恶搞视频?Eddy?Eduardo?”
WHAT THE HELL.
屏幕上一只穿着丝绸睡衣戴着眼镜的金毛巡回犬趴在镜头前,嘴巴开开合合,在说英语。
说人话的金毛。
而且是因为Chris声音的缘故吗?居然还能从它脸上看出了关心的表情?
我他妈终于疯了。
Eduardo面无表情地想。


Eduardo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真的。
他平静地直视前方,路边的楼房飞速倒退,身边的司机絮絮叨叨个不停。
“Mr.Saverin.我,呃,是不是吵到你了?他们告诉我有时候我会话很多,嗯,紧张的时候。”
“不,没事的,Mr……”
“Mike please.”
“Mike,没什么,我很喜欢和你说话,我在飞机上安静够久了,你完全不用担心打扰到我。”Eduardo看着身边的,阿拉斯加,穿衣服打领带,两只耳朵竖起,好像很激动地吐着舌头哈气,前肢搭在方向盘上,后肢……Eduardo拒绝思考它到底能不能准确地踩上刹车和油门。
“我只想说,很高兴见到您,Mr.Saverin.不过我很好奇您是怎么在机场那么多人里面径直向我走过来做自我介绍呢?”
Eduardo看着阿拉斯加,不,Mike,用爪子扒拉着方向盘,干净利落地打满转弯,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停下,转过来,狗狗眼(字面意思)亮亮地看着他,同时还在吐舌头哈气。
哦,它的牙齿真尖。
Eduardo清了清喉咙,温和地胡说八道:“大概是Facebook的员工都与众不同,我猜?”
阿拉斯加,不,Mike喘得更厉害了,如果不是绿灯通行,他觉得这只狗狗,不,这个小伙子会直接扑倒他身上来舔他。
车启动了。
Eduardo微微侧过头,强忍着伸手抓一把的冲动。
哦。
很好。
他开始摇尾巴了。

走进Facebook的一霎那,Eduardo抬手装作咳嗽的样子遮掩住自己无法自控的“WTF”口型。
狗。
狗狗。
全是狗狗。
而且,虽然在平时有人偷看或者打量,被偷瞟的对象不一定能发现。
但是。
本来一群坐在电脑前的狗就已经够惹眼了,还同时支楞起耳朵转过来看,平日听不清的絮絮低语全都变成不同程度的犬吠和喉咙底低低的嘟哝,电脑根本遮不住大型犬的动作,那边那位杜宾犬先生你快把显示器顶下桌了你知道吗……是先生吗?是吗?是吧?那是只吉娃娃吗,哦,天哪,她真可爱……不是,她是在摇尾巴吗,哦,这个频率真是……休息室那边是一只德牧和一只博美在打乒乓球吗,OMG——
“Wardo!”
这个声音。
Eduardo充满喜爱地看向声音的方向,嗯,没有。再视线下移,穿着红色格子衬衫的小狗急冲冲地跑过来。
小,小鹿犬?
就在Eduardo纠结于到底是正常地敞开怀抱,迎接一个后肢立起也没有你膝盖高的友人,还是顺从本心半蹲下来拍拍手,接住即将像颗炮弹一样撞向他的小可爱,再怜爱地抚摸他的狗头,鼓励道:Good Boy!
不过他没有纠结太久。
他低估了小鹿犬的速度。
Dustin已经冲过来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尽管在Eduardo眼里,他只是抱住了自己的的小腿,不过,Dustin已经很努力在站立了,他能理解,真的。
“我真高兴你决定在出差期间,顺道来看望我们。”
小鹿犬激动地边说边直着身子往上跳,仿佛想让站着的人类举高高。Eduardo握了握拳,再松开:且不说在正常人眼里Facebook前CFO抱起现任CTO会如何席卷互联网各大消息网站,就算Dustin现在看起来是只他一只手就能举起的小狗,但他不知道现在的好友实际体重到底是小狗还是人类,他也不想明天的头条是他被Dustin砸在地上起不来的样子,谢谢。
嗯,他已经把自己和正常人分开了是吗。
呵呵。
但他还是,没忍住,摸了摸小鹿犬的头。
Dustin开始疯狂地摇尾巴。
真好懂。
他想着。
“我觉得我应该来看看,毕竟我们很久没见了。”
漂亮的金毛巡回犬踱步过来。
“好久不见,Eddy.”
他的眼里满是怀念,Eduardo看着他微微晃动的尾巴,笑了笑,伸手。
抓了抓金毛的下巴。
“……”
Eduardo听到全场狗狗激动的哈气声停了一瞬。
金毛犬疑惑地,不自觉地,歪了下头。
……想呼噜毛。
Eduardo只想抬手捂脸。

看到Mark的时候,Eduardo居然觉得比起视频里西装革履的狗狗前肢搭在讲台上的样子,这只坐在电脑前,爪子敲敲打打,紧盯着屏幕的狗狗形象,反倒不让他觉得奇怪了。
“Mark.”
金毛犬走到他身边提醒。
Mark像刚醒过来似的,侧头看见了一边专注地盯着他看的Eduardo,莫名地有些不自在,转过转椅,小小地叫了声。
“Wardo.”
像是小狗睁开眼睛发出的第一声吠。
Eduardo看着他的耳朵支棱着,和他对视,时不时舔一下嘴,他倒是没有像其他狗狗一样哈气,瘫坐在椅子上,前肢搭在后肢上,四肢摊开。
然后Eduardo非常庆幸他们都穿了衣服。
“我们要准备一下去哪儿吗?”Dustin爬上电脑桌,转悠到屏幕前瞅着,Mark伸爪子薅他的头,往外推,Chris走过去立着头在电脑桌边儿,好像在防止Dustin被推下去。
他不知道正常世界里他们的动作是怎样的,不过在他看来,这种类似于小狗打架的场面,真的,非常可爱。
“嗷!”
“Mark!”Eduardo快速走过去
小鹿犬被推下桌,掉到地上再一骨碌爬起来,甩甩头,金毛过去嗅了嗅,然后安慰地用鼻子蹭了蹭小狗的头。
Mark舔了舔鼻子,面无表情。
Eduardo难得地没再去想象在现实世界里他们的举动,而是在心底确定Mark即使是变成狗狗,这种世界上最暖心的动物,他也不适合被家养。
哪怕是忠犬八公里的秋田犬也不行。

TBC














评论(2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