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剧版镇魂】演员的职责

——是守护世界和平。

沈巍的副业是演员!

有点闹腾,真实无法保证,但胜在真情实感。

无差。








彼时,两人还只是纯洁的兄弟情。

如今,我要闹了。





据当事人供词,当时情况是这样的:

“......小郭你过来看看,这人是不是很眼熟?”

“这不就是在龙城大学,赵处您给名片——当时我就给您说那位先生很面熟啊!我在电视上见过!”

“他不是说他是老师吗?!”

“龙城大学表演系特约教授,”祝红切出全屏视频,搜索百度百科怼到赵云澜面前:“怎么,有意见?”

“......行,可以。”




现在,当事人表示已经习惯了。

大战结束后,沈巍和赵云澜依旧住对门,但出于人道主义和举铁80kg的胳膊都拗不过赵云澜大腿的魔幻现实,沈巍基本除了每天晚上睡觉回自个儿床上,其他时间都和赵云澜锁了。

当然不是说赵云澜就没想过给自家换个双人床。

“兄弟睡一起怎么了,多正常的事儿啊,你这每天跟回娘家似的两头跑的嘛呢?”

赵处长交叉双腿横在床上,拍着身边空位让同事上炕陪睡的姿态很值得举报一下。

沈教授端端正正地站着,小模样绷得死紧:“我和我亲弟都不睡一起。”

“你又提——你又提夜尊干嘛!”赵云澜脚丫子一盘,难受:“那他跟我能比吗?他现在是正常了点在地星复读矫正思想呢,那当初你要和他一块睡,他不得拿冰锥捅你啊!”

沈巍想想很有道理,然后拒绝了他。

导致那段时间每次从赵云澜家告辞,赵云澜瞅着他跟离家出走似的“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死样子都让沈巍真心吃不消。

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叫,一周一次生离死别,半月一次情深深雨蒙蒙。

就这还有助演嘉宾呢——大庆经常守在门边儿哀哀切切地叫唤,嗲没用就扑上去挂沈巍西装裤上,大半截肥肚子贴地面,被沈巍拖得蛇皮走位,顺便把明早的地给拖了。

沈巍在大庆人猫语不分、结巴哆嗦的哭诉中,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要不大庆你到我家这边来吧,我负责你的早饭。”

大庆稳稳当当地端坐在沈巍的门口,喵得斯文可爱。

赵云澜要闹了。

特调处里大家是知道这情况的,也乐于经常跑到两人家里蹭个饭聚个餐什么的。看见赵云澜跑厨房帮厨帮到被沈巍嫌弃赶出来还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大家都赞叹赵处和沈教授真是比亲兄弟还亲啊。

只有祝红,一朵被追求者打动终于不再乱扔礼物的高岭之花,在第十四次被恋人邀请去家里做客后,总觉得老赵和沈教授相处模式哪里不对劲。

直女的直觉。

现在不一样了,赵云澜不闹了。

因为沈巍进组了。




微博上沈巍的超话已经被 #沈巍是个狠人#、#巍哥还不营业是在拯救世界吗#、#鱼哭了水知道巍生物哭了谁知道# 等等霸屏了。

赵云澜刷微博的时候还特别忿忿不平:“你们就知道催他粉丝福利,知不知道他重伤要昏过去了都还惦记着他刚刚被官宣的戏呢,够敬业了好吗!”

合着你是天天见着正主了不急。

By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晋祝姓巍生物。

听不见吐槽的赵云澜,又随手举报了一个分析沈巍已经隐婚的营销号。

顺带一提,赵云澜在和沈巍携手破案的时候还加过一个巍生物粉丝群,闲暇娱乐就是给沈巍读群里的每日彩虹屁和爱意正能量。后来沈巍亮刀了,赵云澜才没继续说,化表达欲为打字速度,尽力与自家沈顾问的亲粉丝互动。

——然后因为话太多且态度引起不适被踢了。

再顺一个提,赵云澜的昵称是:“沈老师的小袖箍”。

本来他入群的时候昵称是:“沈老师的玫瑰花刺”。被怼了,什么玫瑰花刺,巍哥哪儿来的刺!赵云澜为了进群,忍辱负重改了名。

其实巍生物应该感谢一下赵云澜,因为沈巍追查地星事件的那段时间,唯一一次上线,是被赵云澜拱着上的。

发了一张沈巍喝醉趴倒的后脑勺。

微博评论一秒过万。

因为赵云澜给沈巍扎了个小啾啾。

粉丝疯了。

喊“宝宝!妈妈给你买皮筋!镶钻的那种!这么大颗!”的占四成。

哭“人生不值得,沈巍值得”的占两成。

刷“沈巍你带我走吧.jpg”表情包的占两成。

冷静分析沈巍这个时间点发这样的照片有什么特殊含义做阅读理解的占一成半。

最后是图都没看清楚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了再说的占半成。

赵云澜还乐呵呵地拿着沈巍的手机帮着回复了好几个粉丝评论,内容极度沙雕,导致沈巍酒醒后被经纪人连环夺命call在线教育。

沈巍委委屈屈地手机贴耳朵,不住点头,好几次欲言又止,一边试图用眼神让赵云澜感受到罪恶感的沉重。

罪恶感是不存在的。

赵云澜正试图给沈巍的小啾啾套蝴蝶结。

大庆曾经说过,如果让沈巍粉丝知他黑袍使的身份,都不用夜尊处心积虑,只需要沈巍充当形象大使,“海地和谐,共建未来”的标语打出去,说不定还能带动地星旅游业发展,来个“沈巍故乡一日游”活动,团团爆满。

大家也好奇黑袍使怎么会想到进驻演艺圈的。

沈巍只眨了眨眼,说当时到海星来想找个工作,被经纪人逮着,说这个职业能深刻贯彻他的人生信条与生活理念,他就答应了。

“什么理念?”

“——爱与和平。”沈教授义正严辞。

一片沉默中,只有大庆低沉地喵呜着,直起尾巴来给沈巍比了半个心。




沈巍进组了。

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闻”是大庆闻着赵云澜烧的饭菜糊味儿伤心欲绝。

“见”是看着前线微博片场动态的粉丝们幸福落泪。

【回来吃饭吗,我买了你喜欢吃的菜。】赵云澜发了个微信过去。

五分钟了还没回。

赵云澜蹲在马路边上盯手机。

其实他没买菜,要是沈巍不回来,他都懒得做菜,心情和食物品质成正比,再硬做大庆都要给动物保护协会打电话了。

剧组后面会放两天假,因为场地置景的问题耽误了进程。不过好歹也算忙中偷个闲,拍摄进度已经算是很高效了,片场离家挺近,赵云澜得到消息后今天还打算开车去接沈巍回家。

七分钟了。

赵云澜烦躁得想抽烟,看着微信上还是前天沈巍发给他的放假消息,还是往嘴里塞了颗棒棒糖。

微信回了。

【不确定。】

中规中矩,句号结束,连个表达为难犹豫的省略号都不舍得用一下。

赵云澜嘎嘣咬碎了糖果,心口郁卒得想给能量枪上膛。他退出微信界面,切换到微博,点开熟悉的超话想了半天,还是把输入好的 #沈巍是个狠人# 的话题一个字一个字删除了,改发了张偷拍沈巍的照片。

熄了屏,手机入了兜,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往家里走。临到小区,看见个狗狗祟祟的车,车窗开一点小缝还伸出来一小节“炮口”。

是。最近不知道是谁把沈巍住宅小区的信息泄漏出去,今天估计私生狗仔什么的也接到剧组会放小假的消息,来小区门口蹲沈巍了。

不过小区安保挺好,他们进是进不去的,就趴门口。

赵处长心情不美丽,估摸着要不要上前踹踹车门定他个违章停车,也算是为交警同僚分忧。但这正义的大步伐走着走着,脑回路就拐得有点歪:

我见不着沈巍,你们也见不着。我起码还被正主回复知道他回不来呢,你们还傻不拉几地等。

这么想着,心情舒缓了许多。

果然安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比他还惨。

赵云澜暂且收了神通打算接着往小区走了,兜里振动,拿出手机一看,那位说估计要不了多久,但剧组想聚个餐,沈巍怕被劝酒,就询问赵云澜方不方便来接他,探个班,两人也好借口溜走。

方便。太方便了。

赵云澜乐得扭头就往外赶,十米开外才想起自己车还停在小区车库呢,又急急忙忙折回来,一边给沈巍语音“等着啊,马上到。”

车子开出小区的时候瞥见那辆车还在那儿狗着,再一想到自己到时候直接一车把沈巍接回来,那边不晓得实情的连头发丝都拍不到一张,不由得心情愉悦。

嘻嘻。




到片场的时候......这么说吧,但凡特调处有一个人在场,都能跳起来打爆赵云澜头。(郭长城除外

赵云澜愣是拉着一车饮料零食水果篮去的,逢人就送,边送边逼逼:我们家小巍辛苦大家照顾了。

特调处怎么没见你这么体恤下属?

目的不纯,与群众产生金钱纠葛,举报了。

经纪人溪姐刚从随行车下来,一见赵云澜这架势,手里的挎包都快抡过去了,她满脸堆笑地在赵云澜耳边咬牙切齿:

“你干什么来了!”

赵云澜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应援啊,不明显吗?”

明显。

太他妈明显了赵处长。

溪姐光是这一路就听到了絮絮低语的:

“这就是沈老师的朋友?”

“当时龙城危机直播的时候那位特调处处长?”

“他真的和沈老师一起合作过啊,沈老师还帮政府做过事呢!”

她仿佛看到了今晚的微博热搜。

赵云澜的名字和沈巍一起出现在热搜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时沈巍和赵云澜追查地星人,逮了个当事人去处里问话的时候,沈巍在门口被撞了个正着,第二天特调处门可罗雀的入口就挤满了“观光客”,赵云澜亲自出门轰人,被拍了照发网上,人肉了。

特别调查处处长。

当红明星。

你不上热搜谁上热搜。

海星鉴挠秃了头也没想到宣传经费是这样省下来的。

沈巍扯断了小啾啾也没想到赵云澜来探个班都能探得这么高调作妖。

赵云澜,一名划船不用桨的当代奇男子。

溪姐看着急急忙忙往这边赶的沈巍,只虚虚伸手拦了一下,气若游丝地问自家艺人:“巍巍,你给姐实话说你俩啥关系啊?”

“朋友。”沈巍穿着戏服,还没完全脱离戏中人物的状态,长发贵派风流。

朋友。

简单俩字儿在嘴里一滚,放别处是普通,放话筒前就是拐了十八弯的无限遐想。

这要再落沈巍嗓子里裹了层真相是真,真相是假的蜜——

得,齐活。

溪姐不是没拦过,她对手下演戏像呼吸一样的宝贝沈巍从没说过一句重话,第一次热搜后愣是扯着脸,啪嗒啪嗒击打手机给他说明事情严重性,跟他说要公私分明,演员不能让自己的私生活影响到工作。

也不知道帮政府做事是公还是私。

经纪人一脸冷酷: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

沈巍有些为难,为难了一秒不能再多:真是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我看我还是解——

经纪人还是一脸冷酷:但政府工作我们还是要配合的,公司理解你。

沈巍眼睛亮闪闪的。

经纪人肝儿疼。




“赵云澜你干嘛——”

“哎我给你带了柠檬水,冰的。”

“——给你说过我不爱喝冰的。”

“好好,下次记得。还有多久啊?”

“就两场戏。你渴了吗?”

“我尝尝——妈呀还是那么酸,你说你这口味儿。”

溪姐抢过助理帮沈巍随身携带的小风扇想用风滋醒自己。

未果。

就这,我还不如给你炒个绯闻女友呢。

经纪人五脏俱疼。


TBC.






(妈呀又长了


评论(30)

热度(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