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点心老公专属位)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神曲 (记梦)

我觉得得记记,怕忘了。

多有意思,在我白天没接触任何灵异奇幻作品的情况下,我做了个极具现代化色彩的和地狱之王结伴同行的梦。

我能说,这个梦让我非常惬意,有种自驾游的感觉吗?
 估计拜我不大看梦幻少女文所赐,我梦中的地狱之王,完完全全是个普通的美国大叔,说实话,我爸都比他帅,但没他潇洒是真的。就挺像《邪恶力量》的克劳迪,我后面就叫他老克,没毛病。
所以没什么粉红泡泡,请尽早在脑袋里戳爆它,谢谢。





 
这梦里的我,是我,又不像我。人物都是我认识的,但关系性格背景全然不同,不过“我”的性格倒还是原主。 
大概就是,长辈对我很严格,不大像养小孩倒像是在照料升值股票,我也不知道“我”多少岁,大约和现在差不多,没什么温情脉脉,我也不怎么伤心,按时就班完成任务就上床听歌。 
然后老克就出现了。没有一点点防备,反正就坐我卧室塑料板凳上,翘个二郎腿,还特别神叨叨地跟我装逼。 
具体说什么我忘了,反正就是神人魔之类特别中二的字眼,在我俩聊天中就像在摆弄几个乐高积木玩偶,最后老克站起身,手里挺贵族地端着个手杖,问了一句:一起? 
我缩被子里说:你转过去,我换衣服。 
老克绅士地翻白眼:没什么可看的。 
我换好衣服,一拍手:走! 
我家里人反应很真实,也是让我感觉这梦还行的标准,各种害怕恐惧颤抖,老克就一会儿一个瞬移,一会儿一阵黑雾,隔会儿还牵出来一只双头犬,玩得不亦乐乎。我大概挡在老克面前(怕他伸尖指甲刮我婆婆脸)握着长辈的手说,我出去玩儿会,不用等我吃饭。 
老克大概说的是我就是他的午饭,会把我剁吧剁吧磕了的意思。 
其实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没害怕,还没来得及安慰痛苦尖叫的家人,老克就带着我溜了。 
 
 
然后就公路旅行了。 
呸。 
有老克我们就没坐车,直接瞬移到各种地方。我就记得到了个群魔乱舞的夜店的感觉,我应该穿得特周正,特像人类,也可能看着特容易下口,很多“人”都盯着我。老克好像到了自己地盘,就大模大样双手张开放椅背上,抖腿,我说你真没有堕天使的气质。 
老克指了指跳得最嗨的那个扑扇着很大两披灰翅银羽的少年。 
哦,天使也喜欢蹦迪的? 
反正我不想去,我自顾自地坐得离老克近点,躲过旁边不知什么生物伸过来黑漆漆的指甲,捧着可乐小口喝。 
老克像是看烦了,眼角鱼尾纹都在抖,他不像抱怨像是直接陈述:你们人类真无趣。 
我被可乐呛了一下,觉得带劲儿,凑过去问那个在缸里瞎晃荡的美人鱼调酒师这是百事还是可口的,结果说了句我不懂的人鱼语,她似乎挺高兴我和她说话,鱼鳃像小翅膀一样动弹。 
后来我觉着她应该是饿了。 
老克又重复了一遍,我想了想回答:也不是所有,可能只是我比较无趣吧。 
老克咧嘴笑,牙贼尖:就凭你承认自己无趣,也比其他人类有趣多了。 
谢谢,谢谢。哪里,哪里。 
我都神奇这段儿梦我做得还挺有逻辑性。 
 
 
老克带我闪了,这次是逛街。 
就挺诡异一街道,但这里的人不看我了,我觉得特新奇,后来发现他们也不看彼此,自顾自游荡,面无表情。 
我背着手跟着老克走,老克唧唧歪歪地说一半天这个店儿,那个铺,活像这儿是他开的餐饮一条街。 
也对,我都不知道这里是哪,万一真是他开的呢? 
我问:地狱呢,岩浆呢,酷刑呢,恶魔呢? 
老克看我的眼神像是青少年被电子游戏荼毒了,他向我张开手臂:想看? 
我估摸着这是他的邀请方式,但扑进怀里实在是太娘了。我就走过去牵住他左手,四目相对,我觉得这姿势看着我肯定特像他闺女。

他瞪我,我耐心地劝慰:也许几百年前你诱惑少女是这么个feel,现在换一个吧,换一个。 
我可能预定了直达地狱的特快列车。 
然后他带我去了一个走廊。 
转头魔就不见了,只有神情疲惫的一男一女冲过来拉着我就开跑。 
 
 
后面记不大清,反正我搞明白了这是一个类似于大逃杀的游戏吧,就在城市里,很多楼房都空无一人。可能我还算镇定,那个小哥还对我挺有好感,我们要赶去下一个目的地,女生说我们坐车吧(对,有),我扭头问男生他觉得呢,他说走去比较省钱(应该是这个游戏的货币)女生说一路上危险也多。我还在思考,男生点头,摸出一堆纸币给我,好像还是他全部家当来着。 
我:...... 
后来我们还是走了,女生问我怎么进来的。 
我没好意思说走后门被游戏策划人空降的。 
反正这游戏我没玩下去,老克转眼就把我弄走了,也不知道那俩位小哥哥小姐姐怎么样了。 
 
 
最后到的地方是一个红通通的房子,墙壁地面都铺着牛血红的天鹅绒,像母亲的子宫。 
老克不知怎么了,特困,他就卧在沙发上,挺弱的样子。 
我坐他旁边问他要睡多久,他说不知道。 
然后耷拉着眼瞅我,我倒没急着让他送我回去,扒拉扒拉裙子盘腿坐他脚边。 
他有气无力的,懒得看我吧,又好像怕我欠钱溜了一样,我看他纠结半天,取下我脚上的高跟鞋—— 
对,我居然还穿着高跟鞋,大红漆皮的,跟还挺尖,就问你怕不怕。 
——把高跟鞋的跟挤在我俩脚贴着的缝隙,我说你看这鞋放都放不稳,我一起身它就得滚地上,你不一下就醒了嘛,是吧。 
 
 
老克什么反应我没看到,最后一个印象就是那双红得浸血的高跟鞋在他毯子上七仰八叉的样子。 
怪好看的。 
想买。 
但那双鞋不是我自己的,多半是老克恶趣味给我变上的。 
就和他没说过,但我就知道他是地狱之王一样。 
我猜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