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匠唐

有趣的大脑是半雄半雌的。

……很悲伤了,我可能看了个假异形,基本破胸体和破背体过程都被剪了,成年体异形也出现正面特写没几秒……可怜了我大HR的设计——这些老子都不说了,那个水仙一吻也被剪了!我就看到说完就戳!
(对,那应该不是拔什么,而是刚刚在吹的笛子插进沃特的喉咙,甩机油的时候看得出来)

老婆手笔。
虽然并不是同道中人,但愿意为爱听写。

老叶我喜欢你很久啦,

知道不知道都没关系啦,有很多人都喜欢你,

爱信不信。

好,你先去打游戏,

行吧,不搞事.......搞你行不行🉐️

老叶我认真的,我有计划的📄📄📄
爱你生快!

推荐一篇心理罪案原耽吧。
很久没有看过这么畅快的文了。
《犯罪心理》长洱。
接触过心理学会看得无言以对。
没接触过也能看得酣畅淋漓。
就是挺长😂。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大佬 【02】

 小英雄和小教父,互帮互助,拯救世界(没有
活在对话中的马莱两总


2.

爱德华多很有童心地伸出一只手平举,被放下站在天台上时,脚尖先落地。

“完美,十分。”

他将平举的手在胸前挽了几个圈,优雅谢幕的姿态。

蜘蛛侠收了蛛丝,双手抱胸盯着他不说话。

爱德华多疑惑,半举起被高空操作吓得眼都直了的兔子,挡住对方的视线:“小英雄?”

蜘蛛侠的黑眼睛不为所动。

青年歪了下头,手指握住兔子的毛绒爪子,作招财猫状打招呼:“小彼得?”

蜘蛛侠几不可闻地“噫”了一声。

爱德华多一只手兜着兔子,上去就扒了好邻居的头套。

乱糟糟的棕发下是特意摆出的一双死鱼眼。

西装革履的少爷将头套扔回他脸上:“别这个表情,我们的眼睛不适合——所以我充满信任的一跳就换来你像小女友一样盯出轨男友的眼神?”

“啊——”彼得抬手抓头发,插着腰晃了几圈,最后猛地凑近爱德华多,额头顶住额头,鼻子贴着鼻子,像压着镜面观察自己,只是不会因为自己呼出的气息而模糊掉。

彼得为了看进对方眼底,差点对眼。

“昨天划伤我的绑架犯,是不是你安排人去处理他了?”

爱德华多眼睛里的巧克力碎掺了冰:“你受伤了?”

“重点错!”

“重点我说了算,严重吗?包扎了吗?伤在哪儿给我看——”年轻的首领直接上手。

彼得敏捷地躲过了,一边躲一边嚎:“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学生时期的你多温柔啊,我怀疑你是个假多多!”

爱德华多见招拆招,沉稳回应:“怀念什么过去,学生时期也没想到你会变异打击罪犯,真想看看要是哈利知道后他脸上的表情。”

“别提变异!还有我们约定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你告诉他蜘蛛侠的事,我就告诉他你家族的事!”

爱德华多停住了。

他看着仿佛是自己的二重身的英雄,勇敢无畏的蜘蛛侠紧张地舔了舔下唇。

“——你知道你第一次受伤,顶着满是鲜血的脸用头敲我家十三楼的卧室窗户时,我是什么感觉吗?”

小英雄很不适应好友的严肃,他控制不住怼回去:“那你又知道浑身都疼的我爬上你家的窗,就看见你……我的脸上沾血,手里还握着枪对着我,我是什么感觉吗?”

“那是条件反射,我刚通过家族测试。”

“我没怪你拿枪指我,但我还是得问,那个家族测试,你杀人了吗?!”

“没有,我说了无数遍了!”

“那血哪儿来的?”

“别想转移话题小朋友,你的伤!”

“所以你真没安排人在监狱里把那个罪犯揍到保外就医?他可能瘫痪你知道吗?”

“我没有。”爱德华多突然敛了气势,轻声回答,

彼得最受不了好友顶着和自己八分相似的脸轻言细语的样子,那让他想到从前温和的像个小大人似的小少爷。

而不是现在的“先生”。

“不怪我,”彼得别扭地侧头:“你有前科。”

“让人扯掉那个半机械人的金属手臂不算。”

“可他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躺在我家医疗室的你也是。”

妈哟。

又说回来了。

年轻的超级英雄和年轻的首领话不投机半句多。

彼得控制不住用脚尖打着节拍。

爱德华多摸着手上的兔子,瞥着好友焦虑时的小动作,到底还是放柔了语气:“让我看看伤口吧。”

彼得抬头瞟了他一眼,小步小步凑过去,翻开脖颈处的紧身制服领,嫩红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我恢复能力很好的,没事。”彼得小声安慰:“你是不是身居高位久了,保护欲太强了,多多。”

爱德华多把兔子塞到彼得怀里,小心扒开衣领看:“我?每次家族业务谈判交易总有蜘蛛侠的影子,你知道我的人都以为我雇佣了超级英雄吗?”

“哪一次不是我晚来一步就是火并现场。”

“那你也不用每一次解决了都带走我吧。”爱德华多检查完毕,好笑地反问。

“勇士救公主啊。”

“嗯?”

“……王子也一样。”彼得整理好制服,摸摸鼻子:“你安排好四骑士的阿特拉斯去 Facebook 啦?”

“嗯。”

“为什么不让我去?”

爱德华多忍俊不禁,伸手松领带:“蜘蛛侠潜入Facebook总部盗窃,你想上头条吗?”

“我肯定不以‘蜘蛛侠’的身份去啊。”

“不。”爱德华多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一颗纽扣:“那里就是个信息发散地,传播速度最快的中心,我可不想你露出任何马脚,暴露身份。”

他仰着下巴,示意前方的某一栋大楼:“大老板看着你呢。”

彼得一巴掌拍上自己的额头,仰着脑袋胡乱摇晃。

“我偷偷潜入过莱克斯.卢瑟的公司,你知道他搞了个软件专门计算城市各处的犯罪率由此推算我出现在某处的概率吗?”

爱德华多动作停了一瞬:“他不是抓住过你吗,还没死心?”

彼得半个身子探出天台,悬在半空,把兔子堆在胸口上:“是,联合警方一起堵我,幸好当时你安排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爆炸转移警方注意。”

“我的荣幸。”

彼得又直起身子瞪他。

爱德华多戏剧化地举起双手投降状:“特意勘查过,闲置空楼,没有任何伤亡好吧。”

彼得眯眼看了一阵,露出被哈利嫌傻的笑容。

“你看,我们一明一暗,多合拍啊。”

爱德华多漫不经心地应了声:“我倒是听说,你能脱逃,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卢瑟强制警方将手枪换成泰瑟枪,并且调至最低档?”

彼得听着想起了什么,他受不了地脸皱到一堆:“我被击中后掉落,还以为他会直接扯掉我的头套暴露我身份,心想完了,结果他看半天,伸手摸我头——”

小英雄万分困惑:“他神经病的?”

爱德华多笑出声,手上动作不停,在整理发型:“可你不是很崇拜卢瑟集团研发的产品。随便一说,我约马克去的就是他的科技成品展览会。”

“可他好像有病啊。”蜘蛛侠对自己的“追捕者”的态度很纠结,他一转眼看向气质变得随意慵懒的爱德华多:“嗯,你干嘛?”

“赴约。”

“不是正和我约着吗?我请你吃汉堡啊。”

“马克。”爱德华多叹气:“计划约他去展览会调虎离山嘛,他要求我陪他选购出席展览会的衣服。”

“CEO会没衣服?”

爱德华多右手成拳抵在唇前,半闭上一只眼,笑得温和无害:“在撒娇吧。”

彼得抱紧怀里的兔子。

“拜托了,我的小英雄。”他敞开怀抱,作出接受拥抱的姿态。

“……你当我Uber啊。”

爱德华多笑容越发灿烂:“空中Uber喔。”


“我还得给梅婶带鸡蛋回去。”

“叫人买好了放你家左侧窗台下草丛里了,还打包了你最喜欢的那家速食店的披萨和汉堡。”

“耶——”




帕克家:
梅婶提着鸡蛋看厨台上胖乎乎的一坨,如狼似虎地啃着西兰花。
“哪儿来的兔子?”
“多多送的。”
“你和爱德华多碰面了?怎么不邀请他到家吃饭?”
“约会呢。”
梅婶抚摸着狼吞虎咽的兔子,看向侄子,眼神惆怅。
你的约会对象呢?

兔子精神失常地啃着西兰花仿佛在吃兔生最后一餐。

兔子: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Facebook总部:
达斯汀兴奋地举着Macbook冲进克里斯的办公室,手舞足蹈地指着屏幕上一张照片:“克里斯托夫,有人在四骑士所在的大楼拍到了蜘蛛侠!”
克里斯拿远了眯着眼睛看:“……他是,抱着谁嘛?”
“不知道,拍得太远太模糊了,”达斯汀转过电脑屏幕使劲放大:“唔,看不清,不过你说这个巧合会不会代表蜘蛛侠其实是四骑士中的一员啊!”
克里斯斜眼:“那岂不是你的狂欢节。”
“啊啊啊,马克呢?”
“约会去了。”
“和谁?”
“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维密超模。”
达斯汀瞬间收敛笑容,极其严肃:“他不是和华多和好了吗,为什么还要和其他人约会?”
克里斯:“知道你还问。”
“……略略略。”










你们站CP太熟练了23333
纯友谊也很甜嘛。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大佬

 

   发现大家的梗棒,然后我想了个法子揉一起,人设都串一起了,真是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不是都想碰。
不是。
以你为主线哒@湖底月圆 (改了一嗲嗲
ME肯定有的,莱蛛会有的,莱花应该有的,其他我再想想怎么有。





时间线:马克“救了”大佬花后,两人还没在一起,花想从马克那儿拿回东西。



1.

爱德华多第一次走进四骑士的后台时,他的目光像飞镖投射正中丹尼尔的眼底。
他顿了一秒,笑得丹尼尔想马上变出点什么。
卢娜正仰躺在沙发上努力伸长手去够自己的长靴。
其余三位男性骑士,眼睁睁看着年轻的新晋老板半蹲在女孩脚边,拿起瘫在地上四仰八叉的靴子,微微抬高女孩穿着丝袜的脚,搁在自己半蹲半跪的腿上,慢慢为她套上,拉上拉链,金属磨合的声音像绷着弹过心尖的细线,他温柔地拍去靴身上粘连的尘末。
卢娜鼓起双颊,噎住自己的声音。
爱德华多满意地放下女孩修长的腿,笑,瞳孔像巧克力碎了:“听说你会从兔子身上变出帽子?”
……吁。

这是卢娜的包子脸漏气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东西在他那儿?”
丹尼尔再一次拉住暗搓搓挪着小碎步往年轻老板身边凑的卢娜。
爱德华多兴致勃勃地把玩着后台的魔术道具:“我让你去,你就去好了。”
丹尼尔又拉了卢娜一把,自己却靠近:“怎么说你们也曾是合作伙伴,马克.扎克伯格总不至于偷拿你东西不还吧。”
“不是偷拿,”爱德华多挤压着一个魔术盒子:“我不小心落他那儿了,然后他不想还。”
催眠师挑眉评论:“情趣?”
爱德华多饶有兴趣。
男人后退一步,在嘴上作拉链状。
杰克举手插嘴:“你怎么确定一定是在 Facebook 总部?”
青年瞧见了被放出笼子在地上扑腾的兔子,他小心翼翼地跟着,不忘回答道:“因为马克的生活两点一线,他家里已经找过了。”
“家里找过了是什么意……”
“确定没有遗漏?”
爱德华多聚精会神地盯兔子:“没有吧,十几个人一起找的。”
四骑士表情相当微妙。
一直充当背景板,跟在年轻老板身边的男人出声:“保险箱,床垫,枕头,沙发垫,地板都检查过了。”
爱德华多蹲下身向兔子伸手。
男人转过去向爱德华多总结一句:“都恢复原状了,当然。”
“好的。”青年点点头,兔子腿一蹬,跑掉了。
丹尼尔勇于冒险,丹尼尔勇于担当:“——所以,是需要我装扮成扎克伯格,潜入他的公司?”
“他的办公室,重点找。”爱德华多直接挽袖子,似乎和兔子耗上了。
卢娜大眼睛转了一圈:“那我去……拖住扎克伯格不让他进公司?”
女孩说着,扭了扭肩膀摆出个魅惑的神情。
杰克用肩膀撞了下梅里特:“神棍上也是可以的。”
爱德华多终于分了点注意力到这边,他摇摇头,好言婉拒:“不用了,我已经约了马克去一个展览会,他一走,丹尼尔你装作忘拿东西返回就好。只要别遇到克里斯,就没事儿。”
美人计——卢娜看了眼好看精致得像个纸杯蛋糕的小老板,努嘴:噫,输了。
催眠术——梅里特耸肩,一开始就知道没他仨上的地儿。
丹尼尔翻着手里的资料,抽出达斯汀的资料朝向爱德华多:“他呢?”
爱德华多想了一会儿,回答:“他说什么你听着就好,时不时‘嗯’一声,问你事你就面无表情盯着他看,他会自己跑去抱模型的。”
“啧。”
身边的男人递过来一个信封,丹尼尔盯着还在抓兔子的爱德华多,没接,梅里特上前去接过。
爱德华多终于按住了差点又脱逃的兔子,他揉着兔子的后颈,一只手伸到兔子身下抱起。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白绒毛间半隐半现,西装革履的青年一只手捧住兔子,轻轻在它头顶吻了一下。
丹尼尔咧嘴:“可以先要订金吗?”
刚准备打开信封看支票的三人愣住了。
爱德华多疑惑地以眼神示意。
丹尼尔踱步过去,动作翻转,一只玫瑰衔在手指之间。
玫瑰花蕾直指爱德华多的方向,魔术师一只眼半闭,视线虚焦,在他的视角下殷红的花蕾替代了青年的唇。
“一个吻怎么样?”
“……”
年轻的少爷没料到对方开出这样的条件,表情如手上的兔子一般迷茫。
另外三位骑士纠结半晌,行动了。
“别,他没其他意思。”
“小老板你稳住。”
“老板,老板我补偿你,我补偿你,真的。”
一众人紧盯着爱德华多手里的兔子——小爪子下伸出来的黑漆漆的枪口。
兔子无知无觉地咂了咂三瓣嘴。
爱德华多愣了一下,十分抱歉地将手枪递给旁边的人:“抱歉,我只是刚才蹲下去捉它的时候觉得不舒服,把枪拿手上了。”
“可以吧。”青年撸着手里兔子的皮毛,有些苦恼地发现自己对这样一张脸基本没什么抵抗力:“当作吻面礼吧。”
丹尼尔笑眯眯地凑上前。
青年慎重地打算吻一下他的脸颊。
丹尼尔迅速侧头。
但动作奇快的爱德华多已经结束战斗,全身而退。
他一脸温和地看着魔术师。
没占到便宜的魔术师只能口头上讨要点好处:“下次应该变百合,你的唇软得不像玫瑰花瓣。”
一枪带走他吧。
罗德会找到新的骑士的。
其余三人如是想到。
爱德华多正想说点什么,手机响了,歌词中有节奏地叫喊着“superhero ”,很不符合青年的气质。
他接电话,没多说,应了两句。
“嗯,行。”
新晋老板放下手机环顾了下整个后台房间,看中什么,朝那边走去,一边移动一边转头对卢娜说:“可以带走你的兔子吗?想送给一位小朋友。”
卢娜不明所以,还是点点头,接着着急地问:“那除了兔子你还缺人吗,会变魔术的那种?”
爱德华多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不用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上台表演了。”
他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看了一眼楼下,又左右打量了一番,叹口气,扒着窗框一个纵身就站在窗沿上。
以丹尼尔为首的四骑士一窝蜂往窗边冲。
被下属拦住。
“请不要打扰先生。”
“这里是二十四楼。我觉得你是个相当不称职的保镖,但我们不会让新老板第一天来就在后台跳楼的谢谢。”
丹尼尔扭身拷住一位下属,杰克开始飞扑克牌,卢娜取下腰间的绳带系住其中一位的双脚,梅里特一巴掌拍上牵制自己的男人的额头。
爱德华多看着屋子里群魔乱舞,哇了一声,他开口:“我说——”
侧头躲过一个乱斗中扔过来的道具,没控制住平衡,爱德华多皱眉:“……算了,来不及说了。”
青年失衡向窗外倒去。
卢娜一声尖叫卡在喉咙眼。
一个红色身影从上方荡了过来,准确无误地接住掉下去的爱德华多,顺势往前方迅速移动。
已经冲到窗边的丹尼尔看着逐渐远去的小点,确定自己的耳朵捕捉到的对话。

“送你只兔子。”
“不要啦……”

丹尼尔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屋里的人。
被拷住的下属用空出的一只手拿起一张马克的资料,对比了一下,点头:“嗯,就这个表情,很像了。”
卢娜立马扔了手里的绳子带,眨眼:“刚才那是……所以我们需要签保密协议吗?”






TBC

短篇完不了(惆怅

我不会说我真的很喜欢小蜘蛛和花朵互动

呃,感觉挺久没上乐乎。
嗯……点个梗?
好不好?
ME,丹花,莱花,小蜘蛛,贱虫都可以吧
发过的CP都可以,哪怕是脑洞里的BG幽灵船我也尽量🙇🏻
短篇轻喜,超自然,生活日常,人物背景二次操作,世界观操作,意外梗,可爱风……感觉自己脑袋不够用,想不出更多。车来不起,科三都没考,最多就黑道花不杀之恩那个吻枪啥了,真的😂
时间允许可疯两个🙆🏻




乖巧坐。




❤️您们。




看了看,感觉,可以试试把大家的梗杂揉在一起,好咩💁🏻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想大佬花被家族安排和有往来的俄罗斯帮派小姐相亲(结盟手段
马克骂骂咧咧地跟去了,遇到个戴着棒球帽长发女扮男装的美人,暴躁傲娇,身手和花朵不相上下,俩人都是被家族逼来的,约定只做个样子?美人还嘲笑花朵有个看起来这么弱的司机233
然后喜闻乐见的暗杀,两位家族少爷小姐双双开车窗往后射击对战,马克真成了开车的。
期间花朵受轻伤,美人推开慌了的马克熟练上药,马克看着美人有了莫名危机感。
后来发现之所以被追,是因为车上有追踪器,马克反黑回去追踪到总部地址,又立马刷卡和路上随便一个人换了车。
美人:看来你家司机还有点儿用。
马克:呵呵。
分手时美人强吻了花朵,马克想咬人。

随后正式宴会会面,美人一袭晚礼服艳压群芳,却聪慧迷人,饶有兴趣地打量花朵。
花朵觉得有点儿不对,美人直接过来邀请他身边的马克,马克面无表情陪美人跳舞仿佛个瞎子,花朵莫名其妙看半天,突然被一个人抓住手拉进舞池。
那天女扮男装的美人。
还是男式礼服。
和马克跳舞的美人笑得像个小狐狸:你们都听不出男声嘛?我哥让我来把你支开真是明智的选择。
双胞胎家长与这边谈笑风生,表示哥哥还是妹妹,只要联姻,性别不是事儿。
马克撒手就要冲过去,美人看似柔弱手劲挺大:舞跳到一半就走,很没礼貌哦。
马总:mmp仙人板板。




美人如图!俄国历史剧,叶卡捷琳娜二世!男装也帅啊(就是有点儿矮

我知道俄罗斯反同,所以说,这是个大胆的想法(摊手

给我的宝贝比心!
爱您的字!
(辛苦路人听写了🤣

冲破次元次壁的男人。